【三年决战奔小康】玛曲县采日玛村:村里有了劳务公司_君正劳务公司
欢迎访问君正有限责任公司

君正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600795)是国家能源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公司于1992年经辽宁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正式成立,1997年3月18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02年底进入中国国电集团公司。2017年11月份,中国国电集团有限公司与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重组成立国家能源集团,君正成为国家能源集团控股上市公司。截至2017年底,公司股本总额196.5亿股,其中国家能源集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君正
君正电话

95580

【三年决战奔小康】玛曲县采日玛村:村里有了劳务公司

来源:君正

经过多年的持续治理,农民工领薪已由难转易,但要从宽心到舒心,依然有一些顽症痼疾有待根治。

“我们现在是一季度一结账,不包吃住,差不多每星期给三五百元的零花钱。”来自河北定州的老张,去年跟随认识的包工头来了北京,目前在朝阳区某小区房屋上下水改造工程中打零工,“跟工头挺熟的,就没签劳动合同,相信他的信用。”

老张的经历折射出当前农民工工资支付中存在的问题:按月足额支付还未能完全实现、劳动合同尚未替代“口头合同”。

记者走访发现,老张所说的按季度支付其实是集中支付向按月支付的一种过渡形态。在一些偏远的三、四线城市,等到年底或工程完工时集中支付农民工工资的情况依然存在。按月支付农民工工资为何难以实现?

卢百华解释说,在大多数工程项目中,上游开发商支付比例往往不高,总包企业需垫资开工。尤其是中小型企业,材料支出等垫付压力更大。在这种情况下,还要预付下游农民工工资,按月支付存在一定困难。“农民工工资可不是小头,工资总额一般会占到工程款的20%以上,工资、材料费等都压在承包企业身上,压力有点大。” 卢百华说。

当压力经由总包企业继续向下传导时,包工头的日子也“紧巴巴”。“按月支付对我这种揽‘小活儿’的包工头来说,很难实现。”张泽龙坦言,比如一个20万元的项目,活多钱少,再招财务、会计,人力成本就更高了,所以一般都由包工头统管财务,一次性支付工资。

劳务公司:【三年决战奔小康】玛曲县采日玛村:村里有了劳务公司
【三年决战奔小康】玛曲县采日玛村:村里有了劳务公司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工资集中支付之所以还能存在,是因为长期以来包工头找人、揽活不靠合同靠信用。在一些地区,包工头作为中间商,两头不签合同,全凭“一张嘴说话”。“干的本来就是组织人的活儿,靠的是‘一传十、十传百’累积起来的信用,如果我这一层失了信用,除非是不打算干这一行了。”张泽龙说。

卢百华介绍,当前我国的劳务公司发展良莠不齐,运营好的劳务公司自有工人占比较高,管理方式更加精细,但有些劳务公司为了扩大规模,会在社会上找小包工头带一批人来干活,管理松散。如果包工头信用好,一切尚可平稳运行,倘若遇到信用较差的包工头,很可能发生欠薪事件。

“当前工程建设领域仍然是欠薪问题的重灾区。”人社部有关负责人指出,市场秩序不规范,违法分包、层层转包、拖欠工程款等问题还大量存在,部分制度建设和属地监管责任还没有充分落实,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任务依然艰巨,工资支付保障制度有待进一步落实。

“要实现2020年农民工工资基本无拖欠目标,最大的困难仍在于如何解决工程建设领域的欠薪问题。” 人社部有关负责人说,工程建设领域产生欠薪的深层次原因在于垫资施工、层层转包,工资支付与工程款结算等问题纠缠在一起。

卢百华介绍,所谓层层转包,其流程一般是:开发商将项目承包给总承包单位,由总承包单位与劳务公司签订劳务合同,根据项目大小和工种需要,劳务公司再层层转包给负责不同工种的班组,由班组工头吸纳和组织农民工。

这样的层层转包模式因有利于责任到人、提高效率和工程质量而在工程建设项目中被广泛使用,但也在客观上拉长了支付链条、进一步增加了支付风险。

关键词:劳务公司是做什么的 ;劳务公司是干什么的 ;个人注册劳务公司条件

本文由君正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bestbeijingtours.net/i/4ee5.html

上一篇:人社部发布第二批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下一篇:苏州工业园区专业专业劳务外包公司机构